欢迎您,访客 | 登入查看你的信件 | 繁体 注册| 账号管理| 私人信箱| 搜索本站| 登入
YouMeta 北美论坛 - 休闲养生
北美休閒園地﹐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﹐讓生活充滿歡樂
声明:会员转载或发布的内容,不代表本站立场,仅供参考
本站首页 -> 休闲娱乐 -> 北美论坛 生活情感 | 健康世界 | 文学园地 | 搜索论坛
生活情感
美国生活
交友约会
恋爱婚姻
亲情至爱
女人世界
男人天地
金秋时光
艺文娱乐
休闲茶馆
笑话幽默

健康世界
健康新闻
医药卫生
饮食养生
中医养生
妇幼保健
男性健康
益寿延年
健康顾问
健康生活
美容时尚

爱你 我不会再放手
01/08/2020 8:42 am 发表

类别: 恋爱婚姻

韩雨放下刚写完留给凌若帆的纸条,她不知道此时的心为何如此的不堪,她看着自己一手经营的家,从相恋到结婚快十年的点点滴滴她却无法割舍忘记,一切仿佛就在昨天一般……

  韩雨记得第一次认识凌若帆是刚上大学时,他们同一级不同班的学生,凌若帆是个很帅气的男生。她更没想到的是凌若帆会从第一眼见她时,就会喜欢上她,不过韩雨本就是个美女,谁看见都会喜欢的那种小鸟依人的美女。

  四年的大学生活,对他们来说是幸福的,校园里倒处有他们的欢声笑语。第一次牵手,第一次吻,第一次拥抱,不知道有多少个第一次记载着他们就是对方的唯一,以至都看不到身边其他人的爱慕。

  大学毕业时,由于他们都是学校里的一等一优生,毕业时被省城的一所重点中学留了下来。就这样他们开始了他们的教书生涯,两年他们在学校有了自己的家,随着他们的儿子出世。对他们来说此时的他们也是幸福美满的,每天一快上班、下班,一同照顾他们的儿子,日子一天天就这样平淡幸福的过着。

  一天,韩雨在买菜时偶然遇到和她一起上大学的同班同学林强,林强是韩雨的追求者,林强对韩雨的爱一点也少于凌若帆,只是当时韩雨选择了凌若帆。林强也是一个帅气、阳光的男孩,只是他比凌若帆少了那么一点点自信,不会表达自己的爱而已。

  林强在韩雨家吃了晚饭。在交谈中得知他现在做服装生意,而且做得不错自己有车有房,资产已过百万。这对工薪阶层的凌若帆和韩雨来说坚直不敢想,再说他们两边都有老人要照顾,可以说他们这几年来跟本就没有什么积蓄。

  自从那天跟林强聊天后,凌若帆就开始对自己的工作心猿意马,说:“他也要下海经商,他不能就这样碌碌无为一辈子。”韩雨拗不过他也只好随他,没过多久凌若帆便辞去了学校的工作,开始了他所为的经商生涯。

  往后的三年里,家里的一切、两边的老人,韩雨的妈妈和凌若帆的父母,都只有韩雨一个在照顾,还有他们的儿子。那时的日子过得真是连苍蝇都没缝可入,而凌若帆穿梭在各大城市里,对家里的一切已是顾此失彼。

  由于凌若帆工作卖力也很有头脑,渐渐在他所在的广告公司有了他自己的位置,从一个小小的业务员一步步的升到经理的位置,在这一路的过程中韩雨知道他付出了多大代价。

  如今的凌若帆已是个在广告界里小有名气的成功男士,本就帅气的他再加上现在的成功,更显出了他那种特有的男人魅力。而年仅三十来岁的凌若帆更是少不了一些美女的爱慕。

  生活也慢慢的在改变着,他们在省城里有了自己的房子、有了车子,儿子也上了最好的幼儿园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这时凌若帆农村老家的父亲病了,而凌若帆因为工作走不开,回家照看老人的责任也就顺其自然的交给了韩雨。学校已放假的韩雨在家也没事做,整日除了不是陪儿子玩就是做做家务的。凌若帆工作又很少回家,家里也显得又冷清又寂寞,她只好带着儿子一块回了老家。

  谁知道一切的恶梦却从这一刻开始,其实恶梦早就开始了,只是韩雨不知道罢了,这三年里凌若帆一直都在改变着。只因为韩雨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老人和孩子身上没有看出来而已。

  韩雨拖着坐了四个小时颠簸得快要散架的身子和背上已熟睡的儿子,由于这时刚好是雨水季节,山路有塌坊加上半路堵车,韩雨到家已是夜里一点,恰好她手机没电也没法给凌若帆打电话。

  她轻轻地打开家里的门,她想若若帆在家,这时他应该睡得很熟,她不想吵醒已睡的若帆。她轻手轻脚的把儿子放到他的小床上睡下,又轻轻的回到自己的房间。伸手摸索着打开房间的灯,而就在她轻轻推开房门打开灯时,她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。见自己的老公凌若帆怀里抱着一个女人,两人赤裸裸的躺在自己的床上缠绵着,此时床上的两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。惊讶之于,那女人连忙跳下床扯过床上的床单裹起身子,逃出了房间,差点撞倒站在门口的韩雨,而站在门口的韩雨此时像是被冰冻了一样,她感到她那双脚无法从地上移开,也无力去看眼前这不堪的一幕。

  韩雨这时才知道,每次凌若帆去出差或是去谈业务时,他已经忘了按时每天在十点钟给韩雨打电话的习惯,也忘了每天要跟韩雨说晚安,明明说三天能回来却半月个才回来。韩雨一直都已为他忙,不应该让他为家和自己操心,也不愿自己成为他的负担,而如今这一切却成她把他放开的理由,他的爱早已不在了。

  “小雨,对不起,我……她是总经理的女儿肖然,她帮了我很多,如果没有她也没有我的成功。”凌若帆边扶着呆若木鸡的的韩雨边跟她解释道,眼里却没有一点点自责的表情。

  “滚,”韩雨一把把凌若帆推出房间,转身关上门把自己反锁了起来。韩雨疯一般从抽屉里拿出剪子把床上所有的东西剪得粉碎,本就疲惫的她跌坐在地上,眼水像泛滥成灾的洪水,打湿了她的衣衫。

  门外的凌若帆不停的向韩雨道歉,见房里没了动静,他在沙发上坐下一夜的狂抽着烟。

 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睡在沙发上的凌若帆给吵醒,他迷迷糊糊的站起来走到客厅的电话旁边。“喂,哦是妈啊,你怎么这么早就打电话啊?”

  “我能不打吗,昨天小雨她娘俩什么时候到家的。晚上我们看电视时新闻上说有山梯滑坡,小雨的电话也打不通,你的也打不通,打家里十一点都没人接,我能不着急吗?”

  “妈,她们娘俩没事,只是回来晚了些,妈我上班快迟到了,我以后再打给行吗?”

  “嗯,你去吧!”凌若帆的妈妈答应着挂了电话。

  凌若帆整了整衣服,“小雨,我上班了今天有个大客户我必需亲自去谈。等我回来好吗?”

  房门打开了,韩雨一身粉红的长裙,披肩的长卷发。“去吧,今天怎么这么客气啦,还跟我打招呼,这好像是今年来第一次哦。”韩雨强忍着心口的痛,开玩笑的跟凌若帆边说边把他送出门。“再见!等你回家吃饭”说罢韩雨转身关上门。

  凌若帆边走下楼边想,小雨这是怎么啦,不会有什么事吧?我倒底对小雨做了什么?他深深的自责着。而就在凌若帆将要打开车门时,肖然却从一旁跑了出来,跟着凌若帆一块上了车。凌若帆急忙回头看看小雨,见家门关着才松了口气。站在窗帘后的韩雨看着他们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眼前,她无语了……

  凌若帆打开家门,见家里一片漆黑,随手放下手里的包。打开灯边走进屋子边喊:“小雨,凌韩,小雨,凌韩……”,只见家里一切打理得整整齐齐的,房间却没有韩雨和他们的儿子。他转身来到厨房,见厨房的桌子上摆着他最爱吃的饭菜,看着一桌自己喜欢的饭菜,此时的凌若帆却毫无食欲。他见碗边放着一张信纸,他伸手拿信纸,上面是韩雨给他的书信。“若帆,这是你最爱吃,我为你做了最后一顿,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,即然你觉得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没什么意义,那我只有放手,保重!再见!”

  “喂,是……林强吗?”正要陪客户去吃饭的林强手机响了,一看是凌若帆打来的。

  “哈哈,老同学你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,上次去你家到现在都快四年了,你这是第一次给我打电话,我正要陪客户去吃饭,你要不要一起去。”听着林强在电话那边爽朗笑声。

  “不去了,对了……韩雨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。”

  “韩雨,她从没给我打过电话啊?在说那次见面,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我的电话呢。我说你怎么问起我来了,韩雨是你老婆。”电话里的林强开玩笑似的回答道。

  不对,“若帆,出什么事了么?”林强听着电话感觉有点不对劲,连忙问到,却听到电话那边已断线了。

  林强挂了电话越想越不安,忙把身边的助理小许拉到一旁,“小许,我有点急事急须处理,你陪客户去吃下饭。”说着还没等小许说话,他忙转身跟客户推说:“各位,实在抱歉因家里有急事,下次再亲自又请大家吃饭,这次就由小许代我陪大家吧。”说着他一把拉过小许,把他推到客户跟前。

  “没关系,大家都是老客户了,林总有急事就去忙吧,吃不吃饭不要紧的……”还没等客户说完,林强忙向客户作了个恭手致谦的姿势,转身开着车朝韩雨家急驶而去。留下小许一脸摸不着头脑的跟客户傻乐。

  林强破门而入,只见凌若帆独自一人在屋里喝酒,满屋子都是酒味、烟味。“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林强边在凌若帆前的沙发上边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  “韩雨带着凌韩走了。坐吧!”凌若帆摇摇晃晃的倒在了沙发上。

  “倒底咱回事?好好的,韩雨为何要带着凌韩走了?出什么事了?”林强急燥地问道。

  “都一星期了,我找了一星期了,她们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两边老家也没有。”凌若帆面无表情地自言自语道。

  “她们为什么要走?”林强看着冷若冰霜的凌若帆逼问道。

  “那天韩雨从我老家回来看到我和肖然……其实我和肖然已经有三年了,可我爱的是韩雨,为什么现在她走了,我才觉得心痛?我……”

  林强越听越气,握紧的拳头和整个身子都在发抖,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,冲上前去给凌若帆就是一拳。“你说什么,你竞然对韩雨做出这种事?你知道吗?我对韩雨的爱一点也不少于你,只是她选择了你,我只能放弃,这就你爱她的方式?”说着又是一拳。打得凌若帆嘴角都在流血,林强一把凌若帆扔在地上,甩门而去。

  林强发疯般地穿梭在省城的大街小巷,他在所有能贴的地方贴满了寻人广告,找遍了韩雨所有的亲戚好友,甚至她妈妈哪里也找不到她的任何消息,她连学校里的工作都辞了。韩雨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了,查无音讯,。

  两年后,林强去云南丽江出差。与其说是去出差倒不如他想借此机会顺便去散散心罢了。两年来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韩雨,从没停止过对她的寻找。而在这两年间,她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,找不到任何有关她的消息。他记得韩雨说过:她喜欢丽江的山山水水。心想也许这会是个机会,他没来过丽江,他倒想看看韩雨喜欢的丽江会是个什么样子。

  处理完公司合资的事后,林强看了看身边的助理小许:“你先回酒店吧,我想一个人走走。”小许看了眼满脸忧郁的林总,和平时阳光,帅气,让作为男人的小许看了都有几分爱慕的林总判若两人。他明白了林总的心思,这两年林总从没减少过对韩雨的思念。反而夜深人静时更会变本加利,小许看在眼里痛在心里,而自己却帮不上忙。“林总,可快到晚餐时间了,要不要我们先去吃点东西。”小许边问边不安地看着林强。

  林强抬手看了看表,已快七点,可自己却没味口。看着整日跟着自己奔波的小许,不免有此许自责。“好吧,我们先去吃晚餐。等等,小许把车给我,我得先去个地方。”说林强接过小许递过来的车钥匙,上车,开着车准备离开。

  “林总,林总,你要去哪,我一个人怎么办啊?”小许在车后边追边喊。

  “你先去吃,吃过了回酒店等我,再不行自己去逛逛,丽江的夜景不错。”林强边回答小许边急驶而去。丢下小许一个独自贮酒店门口,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。

  次日清晨,林强站在满眼湛蓝的泸沽湖边,看着四周山峦环绕,神姿仙态,洲湾堤岛,或隐或现的泸沽湖,所有的疲惫随之烟消云散。湖岸曲折婀娜,逶迤伸展。静,是泸沽湖的主旋律。站在湖边,只有山风一阵又一阵轻抚脸夹。林强心里升起了长久以来从未有地舒畅。

  他沿着湖边转身上了走婚桥,踏着木块镶嵌桥面,木头修筑的扶栏。心里渐渐漂过一丝暖流,“雨,你喜欢的是不是这样的一种静与美呢?若能在此在次与你相遇,那我再也不会放手了。”

  桥边一身着浅绿长裙,微卷长发的背影顿时映入林强的眼帘。林强看着那纤瘦的背影,觉得又熟悉又陌生。“不可能,雨不会在这的,虽然她会喜欢这的风景。但她不会在这。”林强一边否定自己的想法,又一边迫不及待地想确定他的想法。他一步一步向进迈进,却又不安的停了下来,苦笑着自言自语。在他踌躇间,已走至离那一身浅绿长裙女子仅数步之遥。

  他越走进看越觉得像。“倒底是不是雨呢?”他心里不时地问自己。“是?还是不是?”一阵轻风拂过,一阵淡淡的体香拂面而过。仿佛吹醒了沉睡千年的林强,他猛抬起低头自语的脸。抬头瞬间却与听到身后脚步声而回头的韩雨四目相对。那一瞥,一如触电般两人瞬间呆立相望,四周碧绿的草地,湛蓝的湖水如石化般碍眼。

  林强勉强地移动着身子,往前挪了一步,“雨,真的是你吗?”林强颤抖着嘴唇问站在离自己仅两米之远的韩的雨。

  站在前面的韩雨也几乎同时开口问道:“林强,你是林强,你怎么会在这?”“是我,我是韩雨。”风拂着她长长卷发,浅绿的长裙也随之轻轻飘拂。林强看着自己一直想的韩雨就站在眼前,他顾不上多说,连忙跑了过去,“雨,是你吗?”他边问边一把把她拉了过来。就像他这一分钟再不把她抱住,下一秒她就会飞走一样。“真的是你,没想到真的是你,你知道吗?这两年来我找你找得好苦,你都去哪了?为什么都不给我打个电话呢?”没等韩雨说话,林强已把韩雨紧紧搂在了怀里。

  “是我,小雨。”被林强紧紧抱住的韩雨在他怀里轻轻地抽泣着。“你知道吗?其实你是我的初恋,在爱凌若帆以前就已喜欢你了。你知道吗?那次你有收到约你在操场见面的纸条我写的,是我让我的同桌李轻媛也就是你的老乡,让她帮我递纸条给你,约你在操场见面的。本来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,可我赶快到操场时却看到李轻媛在跟你告白,当时我也听到你说你喜欢她的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,那纸条是你写的?”林强一把扶起怀里抽泣的韩雨,惊讶地问道。韩雨满脸泪水的点点头,不解地看着林强。

  “你误会了,你只听前半句没听到后半句。我是说喜欢她,但不是男女的喜欢而是像妹妹一样的那种喜欢。”林强边说边用双手轻轻摇着韩雨的双肩。

  “那你为何没跟我说呢?”韩雨伤心地问道。

  “唉!你不也清楚我不太会说话嘛,也不知何跟你开口,加上当时凌若帆在追你。见你跟凌若帆见面,我以为你喜欢他,才没跟你的。”林强看着抽泣的小雨说出了当年的误会。

  “凌若帆不是你介绍给我的么,你会说我喜欢他呢?”小雨惊讶地反问林强。

  “你当时没喜欢他?可你后来不是和他交往了么。”林强也不解地问道。

  “那是听到你说你喜欢李轻媛后,我才答应他跟他见面的。”小雨看着林强说出了,她一直藏着的秘密,她以为这一辈子,林强是不会知道的。就因为是他介绍凌若帆给她认识,也因为她以为他喜欢李轻媛,而答应跟凌若帆交往。不曾想过这一切错误都只是一个误会,而被林强拒绝后李轻媛却在说谎。说什么林强喜欢的是她。

  “小雨,小雨,你怎么啦?”林强看着发楞的韩雨,轻轻摇了摇问道。

  “哦,没什么,就想起以前的一些事。”韩雨抬头看着林强笑了笑。

  “对了,林强你怎么想起把凌若帆介绍给我呢?”我一直都想问你这个问题,韩雨看了看一直注视自己的林强说。

  “你不记得他常到教室找我打篮球吗?我们是打篮球时认识的。我记得他第一次来我们教室找着,我们一块出去时,他有问我你的名字。当时我还跟他开玩笑说:怎么喜欢吗?她可是我们班的才女。记得他当时只是一味的傻乐。后来他跟我说:其实他喜欢你。他一再要求我介绍你跟他认识。我又实在拿他没办法才介绍你跟他认识的。那天好像是我们俩在图书馆吧!他突然出现在我旁边,你应该记得啊?”说着林强看了看韩雨继续说道。

  “因为他喜欢你才跟我交朋友的,只是想从我这个朋友口中知道你的情况。这是后来他跟我坦白时说的。当时还有点恨他利用我。不过作为朋友他确实不错。”

  “哦,这样啊。为什么这些要等到错过了才知道真像?我一直都以为李轻媛说的都是真的,毕业后的两年她来找过我一次当时她有跟我说你们分手了,但她没告诉我原因我也没问。作为朋友我还安慰她来着,没想到她一直在跟我撒谎。”韩雨看着桥下碧绿的青草,喃喃自语的说出了,她和同桌李轻媛之间没人知道的秘密。

  “李轻媛跟你说这些?可她告诉我说你喜欢的是凌若帆啊?这是大三时暑假我们一块反乡时在客车上她跟我说的。当时我是想告诉她,我喜欢你让她帮我告诉你的。可她却说:你不会喜欢木纳的我,你喜欢的是阳光、开朗的凌若帆。其实我在大一时就开始喜欢你了,只是我不知道如何跟你开口。等我鼓起勇气想告诉你时,你却喜欢上了凌若帆,所以当时我只好在一旁看着你,祝福你。”林强惊讶的说出了一直以为只属于他的秘密。

  听完林强的话,还带着泪痕的韩雨满脸笑咪咪地看着他:“都过去,强子,忘了吧!别让那些本不该有的痛来影响我们的心情好吗?”看着韩雨会心的笑脸,曾千穿百孔的心瞬间温暖了。

  “谢谢小雨,让我再次遇到你。也谢谢你告诉答案。这次我不会再放手了,请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好吗?”他伸出双手轻轻放在韩雨双肩上,双眼含情默默地望着韩雨,垦求着韩雨。

  韩雨轻轻地点了点头。林强看着韩雨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,满心欢喜地再次把韩雨紧紧搂在了怀里。韩雨也伸出她那纤瘦的双手,环抱住了林强。一行热泪瞬间滚落在韩雨的脖间…… - 情感文 (秋水情感文学网/花泪雨)


引言回复

by 消息中心

发表新帖 | 发表回复
Note: 如果转载的信息涉及到版权,麻烦通知本站,以便第一时间尽快删除!
 
分享 |

 

标题导读 


恋爱婚姻 


最近主题 


站务公告 | 隐私政策 | 使用规则 | 帮助中心 | 联系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媒体报导 | 黄金会员


©2020 YouMeta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