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,访客 | 登入查看你的信件 | 繁体 注册| 账号管理| 私人信箱| 搜索本站| 登入
YouMeta 北美论坛 - 休闲养生
北美休閒園地﹐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﹐讓生活充滿歡樂
声明:会员转载或发布的内容,不代表本站立场,仅供参考
本站首页 -> 休闲娱乐 -> 北美论坛 生活情感 | 健康世界 | 文学园地 | 搜索论坛
生活情感
美国生活
交友约会
恋爱婚姻
亲情至爱
女人世界
男人天地
金秋时光
艺文娱乐
休闲茶馆
笑话幽默

健康世界
健康新闻
医药卫生
饮食养生
中医养生
妇幼保健
男性健康
益寿延年
健康顾问
健康生活
美容时尚

他和她网恋了
09/17/2014 3:05 am 发表

类别: 恋爱婚姻

陆斌网恋了,对方是个城里姑娘网名叫雪姬,主动约他出来见面,对于全无经验的他,这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。
  
天闷热得像个巨大的蒸笼,飘泊的云层像极了蒸笼里冒出的蒸汽,时多时少,丝丝缕缕飘在碧蓝的天空上,煞是好看。
  
陆斌临出门时犹豫了半天还是拿了把伞,其实他觉得天一时半刻下不了雨,可手里空落落地感觉让他别扭。和雪姬约会的地点在城里,搭客车去城里方便快捷,这个时间出门尚早,陆斌却等不及了。屋里的闷热使他有如置身火炉之感,再不出门他怕自己变成孙猴子把这丹炉一样的房子给踢翻了。
  
  陆斌拿着伞,顶着炎炎烈日,走出村里唯一一条水泥硬板道上,远远看见一辆大巴晃晃悠悠地驶来,他抓紧走了几步,车扬起一层尘土停在了他的面前。
  
  司机小山伸出来问:“斌子哥,进城呀?”
  
  陆斌“嗯”地答应了一声,小山接着问陆斌干什么去,陆晓辉突然结巴。小山摆着手说:“上来吧!准是又给你娘买药去,哥你可真孝顺。”
  
  陆斌脸一红讪讪地笑了笑,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,然后下意识地抹了抹头发,拉了拉一角,这个动作让小山看出了端倪,他的嘴角微微一扬,扯着嗓子说:“哥!我知道了,你准是相亲去。”
  
  陆斌瞪眼道:“才不是呢。”
  
  小山嘿嘿地笑,笑够了说:“和兄弟还保密,真是。”
  
  陆斌怕小山继续瞎猜,他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,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此行算什么?相亲?不算吧!朋友见面?也不算是,要说这网友见面还真不好分类。
  
  车使劲地抖擞了一下,才不情不愿地栽栽愣愣地向前驶去,屁股后还跟着一连串黑烟,就像西游记里妖怪出现的场面,让陆斌分不清自己的角色是妖怪还是孙悟空。可甭管是妖怪还是孙猴子,他都希望这破车能够快点,最好能一飞冲天,最次也能遁地而行,可这破车就像被热昏头的哈巴狗,不管你怎么使劲踢它屁股它都不想往前挪动一下,车行驶得很慢,热气从四面八方向他挤过了,两旁的树木田野仿佛都被一阵阵的热浪烤熟了,散发着热气,
  
  车嘎悠到城里的时候,陆斌浑身都被汗沁透了,连头顶都冒着缕缕白烟。他下了车,冲着小山象征性地挥了挥手,再瞧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,离约会时候还有最后六十分钟,他可以倒计时了。他定好时间拔腿就跑,快到约会的公园门口,陆斌停住了,他蘸了口吐沫抹了抹头发,然后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,慢慢走了进去。也许是太热的缘故公园里人不多,他走走停停,不住的东张西望。
  
  “陆斌……”
  
  他听见叫声“啊!”了一声转身,她就安安静静地站在他身后。或许是热、或许是紧张,他的汗成绺从太阳穴处流下来。
  
  他面前的雪姬,很美,穿着时尚,皮肤真得和雪一样白,他盯着看了半晌,嘴张着就是说不出话来,看来他是兴奋地过了头。
  
  “瞧你热的!”
  
  “嗯……不……热……”他语无伦次。
  
  她笑弯了腰,指着他抱着肚子说:“还不热,瞧你脸色的汗……”
  
  “呵呵!”他随着傻笑。
  
  “走!”
  
  “去哪?”
  
  “带你去凉快凉快。”说着雪姬抓着他的手,把他拉进一家有空调的咖啡厅。
  
  陆斌是第一次喝咖啡,早听说这东西苦苦的果然名不虚传。
  
  雪姬的话很多,东拉西扯地不知所云。最后她问:“你家在哪?”
  
  “农村!”
  
  雪姬瞪大眼睛叫道:“真的?那太好了,我正想去农村,去看看农村那一片片稻田,去看看粮食是怎么种出来的。”
  
  “农村有啥好玩的,去了怕你后悔。”
  
  “不会!”
  
  “我们现在就去吧!”
  
  “好吧!”陆斌说着脑袋嗡嗡直响。眼前隐约出现了他们在村子外的田地里转悠,他壮着胆子,去抓她的手,然后往前拽拽,同时试探着把嘴往前伸,软软地亲到了她的唇。
  
  可他的美梦立刻被破坏了,雪姬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然后很自然地拉着他的手说:“嗨!愣什么神,走哇!”说完不等陆斌反应,拉着他就走。
  
  陆斌看着她的背影,想说点什么,可是想说的话怎么也吐不出来,主要工具舌头就像雪糕一样,化得软软地稀稀地摊在嘴里。他只好傻傻跟着,忘了他才是主,应该带路才是。
  
  出了公园,她盯着通向四方的路,瞪着他问:“走那边?”
  
  他指了指西边的路,她便拉着他继续向前走着。她的手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妈妈的手,温暖有力。
  
  他们上了回村的车,司机却不是小山了,毫不留情的收了陆斌二十块钱车费,心疼的陆斌一路都没说话。他并不用担心雪姬会寂寞,她正和车里的村民聊得起劲。
  
  陆斌带着雪姬回到家时,天已经擦黑了。推开陆斌家院门的时候,陆斌的母亲扶着院子里的栅栏站在哪里,见他皱了眉说:“去哪了怎么才回来?”
  
  陆斌喊了一声:“妈!”然后拉了拉雪姬说:“我朋友,叫……”他才想起只知道她的网名,不知道她的真名。
  
  雪姬笑着接道:“大妈!我叫刘艳。”
  
  陆斌的母亲愣住了,显然不知道儿子啥时候交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朋友,当着人家面不好细问,热情地让进屋里,拉着她的说些闲话。
  
  陆斌则尴尬地站在一边,傻愣愣地听着他们说话。
  
  “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”末了母亲问了一句。
  
  陆斌答:“电脑里认识的。”
  
  “啥?电脑里?我就听说书中自有颜如玉,没听说电脑上还能蹦下大活人的。”
  
  “大妈!你别不信,我真是在电脑蹦下来的。”刘艳嘻嘻笑着说道。
  
  “信!你说的大妈能不信?”陆斌的母亲倒也开明,她站起来整理着床铺说:“你睡我这屋,咱娘俩今晚好好聊聊。”
  
  刘艳大声地嗯了一声,然后又笑。她的笑声就是山上的清泉水,使陆斌浑身清凉。
  
  母亲适时地推了他一下说:“还不回你屋去,在这傻愣着干嘛?”
  
  陆斌的脸微微一红,偷偷瞧着刘艳,她正瞧着自己做鬼脸,他忍俊不住的笑意在紧绷的脸上形成了怪异的表情。
  
  睡前,陆斌又上了会网,要说如今这农村有电脑也不算什么新鲜事,他家条件不好,母亲曾经强烈反对买电脑,可他对网络着了迷,日日夜夜地去村里的网吧!母亲见他熬得小脸焦黄,和他协议道:“买电脑可以,可不能因为玩不注意身体,耽误了农活。”
  
  陆斌爽快地答应了,其实去网吧只是让母亲妥协的权宜之策。今晚看了看新闻就下了线,没有雪姬在线,电脑并不能吸引他,他关了电脑跳上了床,习惯性地把枕头搂在怀里,仿佛它是一个美丽柔软的身体,那晚陆斌遗精了……
  
  次日一早,太阳才冒头,院子里就响起了母亲扫地的声音。陆斌一骨碌爬起来,推门走了出去。“妈……”说着瞧了母亲房间一眼。
  
  母亲正往院子的地上浇水,头也不抬地说道:“还睡着哩!”
  
  陆斌的声音立刻压低了许多,“那……那我去挑水了。”说着扛着水桶,叮了咣当地走了。一路上陆晓斌哼着歌,唱着跑掉的曲,心里美了得就差一步三蹦了。
  
  上午陆晓斌没时间和刘艳单独在一起,母亲让他去地里干活,下午,母亲又吆喝他把牛牵出去。陆斌有些不悦,可又不会发作,他不时东张西望,期待刘艳的身影能够跟上来。可她却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,始终没有出现,他问母亲,母亲指了指山说:“和幺妹子她们上山去了……”
  
  陆斌望了一眼山,失望地牵着牛走了。夜幕来临,陆晓斌才隐隐兴奋起来,牛被他赶回了牛棚,他迫不及待地跑进母亲的房间,只有母亲一人,正把饭摆上饭桌。
  
  “刘艳哪?”
  
  “去和幺妹子作伴了,说要听幺妹子唱山歌。”母亲说得淡淡的。
  
  陆斌失望地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。母亲瞄了他一眼说:“草窝还能留住凤凰?别自作多情了。”母亲的话正中陆斌的软肋,他不是不知道刘艳和自己的差别,他总在心里存着一丁丁点侥幸,她是不同的,她是甘愿为了爱情,插在山沟里玫瑰。可这现实吗?他不得而知。
  
  梦里,电脑上走下来一个人,像是村里的媒婆。她一下了就拉着母亲说着什么,远远地都能看见吐沫星子横飞。陆斌隐约听见她嘴里吐着他和刘艳的名字,他想难到是来给他们说媒的。
  
  母亲看样子一直没说话,脸紧绷着。陆斌的心就开始下沉,母亲为什么不同意,难得她不喜欢刘艳?一激动他醒了,把怀里的枕头翻了个个,回想着刚才的梦,陆斌皱着眉,恨不得现在就去问母亲为什么不同意他们在一起。
  
  可他没敢真去质问母亲,母亲守寡多年,独自把他抚养大不易,他不能忘恩负义,可心总像被虫子啃咬着,隐隐地痛着。再看见刘艳时,已经是三天之后了。他在放牛的时候突然被蒙了眼睛,那股贼香贼香的香气就扑进了陆斌的鼻子,他故意大声猜错了几个人,然后才猜到刘艳。
  
  刘艳听了嘻嘻哈哈地笑着,忽然道:“你猜我这几天都干啥去了?”
  
  陆斌摇头,目光仍粘在她脸上。
  
  刘艳说:“我采风去了,幺妹子可真厉害,山歌唱得那是一个敞亮。开始她听说我是奔你来的,还挺不高兴,我猜她是喜欢你。”
  
  喜欢两字敏感,陆斌抬头“啥!不可能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熟得就像兄妹。”
  
  “一点感觉都没有?”刘艳继续问道。
  
  陆斌不解,闹明白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,吃醋还是撮合。如果是撮合。他的呼吸开始急促,没说话,但眼神显露出了他在生气。
  
  刘艳笑笑,坐在他旁边,趁着头,对着山说:“这里真美。”
  
  陆斌气呼呼地说:“没你美。”说完陆斌的脸臊臊的,眼睛盯着刘艳的脸,还有她的嘴唇。玫红的嘴唇,像朵含苞待放的莲花,透着几分鲜嫩。淡淡香气就是从荷瓣般的唇里吐出来的,陆斌盯得一阵心慌。
  
  俩人一直沉默,许久刘艳开口道:“明天我回了,忘了告诉你我的身份,我是一名记者,想写一篇关于网恋的故事,正好我在网上遇见了你,可你的真诚让我不忍再演下去,更不想让你陷得很深……”
  
  陆斌一哆嗦,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,他把头埋在了臂弯了,久久没说一句话。
  
  那一夜,陆斌失眠了。翻过来翻过去,半睡半醒,整个人处于浑沌中。唯一清楚的是心那个部位在疼,比针扎得还疼。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戏,他是这台戏里最蹩脚的演员,就像巴黎圣母院里的敲钟人。他和刘艳结束了,也就是说他和雪姬结束了,现实和网络是相辅相成的,没有现实就没有网络,有了虚拟现实就变得可怕。黑暗中陆斌抱住头,拼命挤压着,想挤扁自己的头,把痛挤压出去。
  
  次日,陆斌头晕脑胀,目光虚乱。刘艳要走了,陆斌不敢和她对视,偶尔瞅一下,马上低下头。他慌得不行,尽管他清楚他们是不可能的了,他应该潇洒一点送她走,就当做了一场梦,可他就是紧抓住梦的尾巴,不想醒过来,可笑吧!可悲吧!可怜吧!他叹着气,咬着牙,磨磨蹭蹭跟在刘艳身后。
  
  “送我好吗?”她问
  
  “好……好呀……”他结巴了。
  
  “没睡好?”
  
  “没。通宵了,玩斗地主。”说完讪讪地笑了。
  
  “别贪玩,眼睛都熬红了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“幺妹子喜欢你,你应该珍惜!”
  
  “啥?我不想……”
  
  一阵沉默,她低着头,没再说话。
  
  “我……好吧!我会考虑的。”
  
  刘艳笑了笑,冲着陆斌的母亲挥了挥手说:“大妈我走了。”
  
  “姑娘再来玩呦!”
  
  刘艳笑了笑道:“好的!”说完她紧走了几步,脸微抬,阳光下眼睛里有颗闪亮的珠子放着光。
  
  送走了刘艳,陆斌在树林里躲了一下午,黄昏才慢悠悠地走回家。陆斌怀着心事,晚饭也没吃。目光飘忽不定。母亲端着饭菜撂在他的床上,说:“幺妹子人不错。性子又好。胯大,肯定能生孩子。你就别做那不着边际的梦了。”
  
  陆斌烦烦地吼:“我才不要呢。”
  
  母亲哼了一声继续说道:“怎么还没醒过来,那电脑上蹦下来的女人带走了你的魂不成?你是有钱还是有能力,你能给她城里优越的生活吗?别傻了,草窝里养不起金凤凰,何况人家没看上你,只是演戏。”
  
  陆斌呼一下挺起身子,沙哑地问:“这……这也和你说了。”
  
  母亲慌乱地点点头,暗地里抹了一把汗,这话是她教刘艳的,看到刘艳的第一眼,她就想好了对策。她先说了家里的情况,然后说了幺妹子的真情,求她放手。还给她编了一个身份记者,多好,陆斌绝不会想到老妈还有这样的智商,她其实不想儿子难受,亲生的谁不希望他好,可是不着边际的梦能让他深陷吗?到时候不是更不好收场。刘艳是有些动情,可绝不是想要嫁给他的感情,网络只不过是一种游戏。
  
  半晌陆斌说:“行了,我明天就是约幺妹子,饭我不吃,拿走吧!”
  
  母亲满意地走了,他瞧着漆黑的夜空,星星都被乌云埋在了身下,一股压抑之感油然而生。那种压抑似乎阻止了血液的奔流,让他浑身无力。
  
  一年后,陆晓斌和幺妹子结婚了,第二年幺妹子生了一个大胖小子。母亲乐得合不拢嘴,陆斌也笑,笑得有些苦涩的,眼角瞥了一眼电脑,如今它成了名副其实的摆设,上面落了一层灰。- 情感文 (一品故事网)


引言回复

by 消息中心

发表新帖 | 发表回复
Note: 如果转载的信息涉及到版权,麻烦通知本站,以便第一时间尽快删除!
 
分享 |

 

标题导读 


恋爱婚姻 


最近主题 


站务公告 | 隐私政策 | 使用规则 | 帮助中心 | 联系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媒体报导 | 黄金会员


©2020 YouMeta.com